笔趣阁MM > 其他小说 > 青城闲云野鹤 > 第十三章 功法
    天松道人闻得此言倒是不由得将眼神望向了被自己封了口的六弟子,伸手指了指这六弟子“如今倒是要用得着你这憨货了。”

    说完挥了挥手解了术法,梦异才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气来,只是口中直呼“弟子知错了,师傅。”而后乖乖等天松发话。

    天松道人先是指着梦异说“这黄天厚土决,取得便是土之灵力,可以用以强化肉身,防御力与力量都要强盛一些,说起来,这一道倒是与你那大地之力颇为相似,倒也适合你。”而后放下手才又言道“至于那太极玄清真诀,为师修的便是此法,这一门讲究的便是一阴阳融合之道,只是不知对你那天地二力是否有帮助,若你有心,亦可尝试一下。”

    说完指挥起梦异来“梦异你去,稍稍的给你师弟露一手,反正你这怎么也闲不下来的脾性,正好让你活动一下。”

    闻得天松此言,梦异倒是颇为开心的,一脸憨厚笑容的搓了搓双手“嘿嘿,那俺去也。”说着唤出了那长柄巨锤对着大师兄旧燃点了点头。

    旧燃师兄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掐诀一召,海洋便见到不远处山畔滑下来一颗巨石,斜斜的向山畔崖底落去,而梦异师兄双腿一弹便是一跃而起对之疾冲而去,双手持锤举过头顶,身体像一张弓一样被拉成了一轮弯月,携着烈烈风声,向那巨石悍然砸去,而后海洋便听到一声巨响,那巨石便幡然破碎开来,震荡的力量甚至形成了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大量的岩石碎片夹杂着石粉颓然的向着崖底散落而去,这可当真是地动山摇般的景象了,比海洋那一棍,不知强出了多少去,连那么巨大的岩石都被砸成了石渣石粉。

    只是虽然眼见了梦异师兄此刻的雄壮,但海洋却有点对这一部功法不太感兴趣了,这也太简单粗暴了,一点都不潇洒,毕竟,帅,是一辈子的事再加上海洋内心也在涌动着,若是那部太极玄清真诀真的对自己的天地二力也有作用,海洋是想尝试一下的,就算对自己的天地之力无用,太极这二字本身也是让海洋感到熟悉或是舒适的字眼,所以虽然有些赌博的成分,但海洋还是决定选择那部太极玄清真诀,更何况师傅不是也在修炼这部功法的吗,定然也是有其可取之处的。

    于是海洋看着那漫天的石屑飘飘洒洒,心有余悸的说“师傅我想好了,我想选那本太极玄清真诀。”

    天松道人看着海洋选择了太极玄清真诀倒也没有惊讶,其实对于天松来说,这些弟子修哪一本功法都是一样的,无非是些特性的不同,用法的不同,但其根源,本质,都是一样的“也好,既然你决定了,那便拿去吧,自己喜欢就好,只是这一选择,便不可再更改了,亦不可半途而废,尽量去走吧,能走多远,皆是你的福分,你可记下了”

    海洋闻言在桌上取走了太极玄清真诀,小心的置于前胸内衬之中,贴身放好“弟子知晓了。”

    天松道人见海洋选好了功法,此间事了,又言“呵呵,这功法在我们众师徒之间也只有你我师徒二人修炼了,早前我钻研此法时倒是有些感悟,写了一些注解,今日也一并给你,好教你少走些弯路。”而后又取出一本小册子递给了海洋,海洋自然也是收下放好。

    而后天松才又笑起来“既然是庆祝,自然也还是要有酒的,今日倒是你六师兄沾了你的光,为师心情好,才有得那憨货一口酒水,若是平日里,想喝老道的珍酿,想都别想”

    刚收束巨斧此刻还在拍打着尘土的梦异一听的天松发话赏酒喝,自然是开心的不得了,只是刚受了惩戒,不敢跳脱,只是急切的望向大师兄旧燃“大师兄,你快去取酒,俺去给你们准备点野味。”

    旧燃却只是笑笑“师傅他老人家早已辟谷多年,哪里还需要你什么野味,梦异你还是老实呆着吧。胭脂师妹,你去我那儿摘些灵果好了。”而后向天松行了一礼“师傅,弟子去取酒了。”天松道人微笑着摆摆手。

    这次海洋才被允许喝了酒,海洋这才知道原来先前大家觉得自己是个孩子不让自己饮酒的原因竟只是因为自己还未筑基,无法承受那酒力,天松道人这珍酿,不但酒劲大得很,亦是饱涵灵气的,所以海洋快快乐乐的饮了一杯酒,还没来得及感叹味道几何,只是感受到一阵温暖之意袭来,人便已经倒下了。

    海洋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色消弭的时刻,而时间亦是来到了另一个晨,海洋用力的摇了摇头脑,才清醒过来,对于喝酒记忆好像是不真实的,因为下一秒便迎来了一丝晨光,不胜酒力啊。

    不过海洋也没纠结什么,趁着晨光的弥漫开来,驱走最后一丝醉意,取出怀中的册子认真观看起来,虽然其中大部分的道家名言有些难以理解,但其意,便是要海洋按照其上图谱之中的路线,运转灵气贯穿经脉,游走周天,形成真正的循环,而这个所谓的循环,这个在经脉内的流转路线,便是前人观察自然,体悟自然,天人合一之下体悟到的最符合自然的节律的路线,这可以拉近人与自然之间的距离,可以让人更好的,更真切的,感受到自然,感受到自然地节律,而这个节律,也是天松第一次教海洋时便郑重告诉海洋的一句话。

    后面的这些关于节律的内容海洋还没太能理解,但海洋决定先运转周天试试看,于是海洋开始运转起丹田之内的灵气,控制着它们小心的进入经脉,按照功法上的路线,小心的一处一处运转过去,这一步倒是很简单,因为筑基丹打通了海洋的经脉,所以这一步是流畅的,海洋感到自己的灵气在经脉里走了一圈,在另一头又回到丹田之内,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循环,然后它们便开始流转开来,不需要海洋太多过于控制,便开始自然而然的流转起来,不断地涌入涌出,循环往复,自然而然。

    海洋如此不断地循环往复的运转的过程在某一刻里也开始有了变化,海洋好像对自己的丹田,经脉有了更加清晰的感受,它们好像慢慢在变得越来越直观,直到某一刻里,海洋分明真实的看到了它们,条理清晰的呈现在海洋眼前,丹田的鼓胀收缩,灵气在经脉内的流动,都井井有条显而易见。而海洋的灵魂好像穿过了肉体,海洋的灵直接的感受到了这天地,山水,花草,树木,海洋甚至可以看到那颗草在微风中摇摆,也看到了那风,与其说其是一道风,不如说它是一股灵气的流动,海洋也看到了构成了那一棵草的灵气。

    整个世界好像变了一个样子,或者是说以世界本身的样子呈现在海洋眼前,是一种种不同的灵气的显现方式,存在结构,整个世界的本质皆是它,皆是由灵气构成,差别不过是构成的方法,与形式。这是一种神奇的感受,但更神奇的是海洋如今运转灵气去吸收新的灵气的过程,也变成了另一种样子,通过自然的节律与丹田内的灵气的沟通,共鸣来吸取灵气,这让海洋打坐修炼的效率与先前截然不同,若果说先前海洋吸取灵气的方式是捕捉,那先前需要海洋努力的一颗一颗的吸取,如今的方式,倒更像是捕鱼,而自己有了一具渔网,一次可以捕捉来一整网的猎物,这自然不可以同日而语。

    这筑基之后的差别竟如此之大,海洋突然开始明白,这筑基的过程,便是一次进化,是真正的进化,是生命层次的跃升。若是这般,海洋觉得自己的修为倒是可以稳步快速的提升起来的,比筑基前要快很多,毕竟如今,自己踏入了辟谷期,又修了法,这法,便是海洋的渔网,是海洋的跃进的根源。。

    但海洋还有一点没有尝试,也只好暂且放下这些,这太极玄清真诀,还有最后一部分太极篇,海洋还没有尝试,这里,太极指的是调节阴阳二气,阴阳二气,便是玄与清,师傅修的便是这阴阳调节,和光同尘的一道,但海洋不想去修阴阳二气,而是想让自己的灵气保持纯粹透彻,海洋想以这部分功法去尝试融合紫府内的天地之力,天地之力在海洋的感受中应当也是分属阴阳的,应当是可以以此法修之的,所以海洋决定尝试一下。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海洋好生回味了一番功法,平复了下心境,看着灵气在经脉内静静流动,待得心思澄清明台清净五识不涩之时才凝聚起灵魂,向着紫府探去,并尝试以此法运转天地二力,那天地二力本来在紫府之内楚汉分明,黑白二色之力互不相扰,如此被海洋运转起来,互相触碰之下好像是油锅被点燃了一般,瞬间便沸腾暴躁起来,互相倾轧。而这给海洋带来了不小的痛苦,海洋甚至真实的感受到了身体转来一阵痛楚之意,海洋的心脏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攥住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