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东流儿 > 112
    众臣一听这话,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一个个捏拳卷袖吹胡子瞪眼,一群知书达理咬文嚼字的有识之士瞬间变成了好胜的公鸡飞向你的床高干。原本咱们不让陛下唱歌,是怕影响了陛下英明神武的形象,这丫头话锋一转,立马变成咱们这些大臣对陛下天下第一存在疑问,这个苗头十分不妙。

    刘山现在这脑袋里也有两个小人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一位擎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犯人”的十六字方阵,赞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另一位则高举上古先贤孔老二说的那句以德报怨的理论,极力反对帝王为臣民献歌的举措,这种不合礼制的行为必须从心底铲除。

    俩货在刘山的脑壳里你来我往斗的是不亦乐乎,直接把咱们陛下弄成了神经衰弱。现在的状况是水柔妹妹已经把这个尖锐的问题摆在了自己跟众大臣面前,而众大臣的反应十分明显,一个个捶胸顿足的要上前辩论一二。

    刘山知道这事儿要是自己再不开口,群臣跟这个丫头一定得辩论一番,至于最后的结果,就以这丫头口无遮拦的状态,恐怕自己手下这些大臣要受一番苦辱。

    一巴掌拍飞脑子里那位理论大家,nnd,老子最烦的就是那个礼制,再说了,就凭我这两千年后丰富的流行歌曲,还能让这个小丫头比下去不成。

    双手虚压,先把众位大臣胸中的怒火平息一点,再冲着水柔妹妹呵呵一笑道:“朕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天下第一的话,呵呵,不过这位美人既然把战书都下到了朕的座前,朕要是退缩了,恐怕这天下倒数第一的名头就要落实了,这么看还不如比试一下,至少还能弄个天下老二当当,嗯嗯嗯呃。”

    nnd,“天下老二”这话说的真是别扭。好在大家都没有什么反应,不然这次丢人就大发了。

    水柔一听这话,立刻拍手欢呼道:“哈,我就知道皇上最好了,一点都不像有些人,骗子。”最后俩字,是对着张绍说的,张绍身边的几位立刻分散飘移了几步,闪躲开水柔妹妹凌厉的眼神。

    众大臣一看大势已定,纷纷祭出可怜的神情,尤其是王公公更甚。陛下的这个嗓音,倒是叫人心旷神怡。找遍天下所有的词汇,居然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王公公心中悲呼:“没有最差只有更差,这得是一种怎样的境界啊。”

    刘山已经顾不得其他人怎么想了,现在脑子缠绕的就一个问题,nnd,老子到底要唱哪一首呢。

    人是在云清水柔姊妹俩的陪伴下,缓缓的走向广场中心,脑子却形同开足马力的机器急速的运转。

    杰伦兄的双节棍,不行,估计别人不太能听懂;

    双江大叔的红星歌,不行,这家伙容易遭雷劈啊;

    对了,骑马歌多流行啊,想当年可是红遍大江南北的,nnd,还是不行,这歌要是在这地儿唱了,估计直接被送精神病院的可能性不小;

    不一会儿的功夫,刘山已经筛选了几十首,可惜的是没有一个能够符合当前的形势的,眼看着就要到达广场的中心了,众目睽睽之下要是唱不出来,这可是今天大汉的头条乌龙事件啊。

    溪山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恶狠狠的提醒道:“笨蛋,你不会唱我的中国心啊。”

    刘山闻言大喜,抱着溪山狠狠的亲了一口,站在广场的中心自信满满的环视了一圈道:“朕有一个魂牵梦绕的名字,他就叫中国。想我华夏大地中华文明繁衍生息,我大汉乃神授正统,中国这个名字正是我大汉的真实写照。”

    溪山也没有心情去听刘山胡扯,被这厮狠狠的咬了一口,几个月没有正式清洁口腔卫生的这厮味道也太那啥了吧。nnd,从今天开始,老子一天得刷八次牙。

    刘山很是得意,让你不给老子安排发明牙刷的情节,弄得朕每天只能用盐水漱口,我容易么我。双臂一展,这厮继续侃道:“吟唱歌赋已经不能满足朕的心愿了,那就在这沱江之滨,以明月为证,朕随性做一首歌叫我的中国心,以表朕的期望。”

    整个广场顿时一阵悸动,刘山身边的云清水柔也是情绪高涨,睁大了一双美目散射着不可思议的眼神,定定的盯着刘山。

    “河山只在我梦萦,中国已多年未亲近。。。。。。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我的中国心”

    一曲唱罢,广场上鸦雀无声。张绍见状突然想起一事,趁着没人注意悄悄的离开。

    云清一双美目牢牢的定在了刘山的身上,从毕姥爷到皇上,从造币到整个冶炼厂,从雄关漫道的诗句到我的中国心的歌曲,陛下带来的惊喜实在是数不胜数,不知不觉的,一丝丝情愫悄然的缠绕到刘山的身上;

    水柔的表现比较直接,直接杀到刘山的跟前,闪烁着大眼睛痴迷道:“皇帝哥哥,你真的是天下第一呃,这首歌太好听了,我喜欢。”闭上眼睛,轻轻的唱着:“河山只在”刚开始断断续续的想一下唱一句,后来慢慢的竟然完整的唱了出来,让刘山对这位美人的记忆力和音乐细胞佩服的五体投地;

    王公公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相信,陛下还能唱出这么激昂的歌曲么。

    众臣已经被这首歌的歌词感化,咱们陛下这首歌可是唱出了他的心声,现在已经清楚了,陛下心中的河山包括长江长城黄山黄河,这可是整个华夏大地的版图啊;

    刘山缓步走回了自己的坐榻,这首歌前世唱过了无数遍,可是今天唱出来竟然有了不一样的感受。静静的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享受着火辣辣的酒气顺喉而下,一股热火在胸口熊熊燃起。

    悠扬的羌笛声在广场的正中响起,温软的歌喉传送出美妙的歌声,由小到大。四周,慢慢的有人在轻声附和,一个人,两个人,到最后,所有的人都在奋力的高歌“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

    蒋斌和杨通已经抛开了怨念,和一干将校勾肩搭背的奋力高歌,有几位感情比较丰富,双手频频挥动不停的擦拭眼泪,但仍然不放弃哽咽着继续。

    遥远的中军大帐里,惠丫头侧耳听着广场那边传来的歌声,等到张绍个过程,顿时暴起把张绍狠狠的收拾了一顿,口无遮拦的说道:“都怪你,都怪你,我说要去你偏不让,这么好听的歌曲,我竟然没有第一个听到,你赔我。”

    张绍一听这话,急忙堆起笑脸说道:“小妹,这个不是太简单了,等晚上皇帝大哥来了,你罚他为你单独作一首,嘿嘿。”

    惠丫头阴转多云,点着头道:“这还差不多,要是不做一首更好的,你就得赔我双倍的。”话没有说完,张绍已经甩开大步慌不择路的落荒而遁。

    刘山此时正在接受群臣和军民的恭贺,咧着一张大嘴不停的将一杯杯的酒水灌下。突然觉得耳根子一疼,刘山顿时一愣,猛地想起一件大事,接着就有点神不守舍。

    王公公看的仔细,轻轻的附在陛下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刘山狠狠的点了点头。

    “公琰先生,朕不胜酒力,你和众位爱卿替朕与万民同乐,呵呵。”刘山佯装着酒醉,混乱的说着。

    蒋琬还想再挽留一二,看到王公公的眼神心中醒悟,急忙应诺道:“请陛下放心,臣恭送陛下。”众臣忙不迭的站起身来,同声应诺。

    金轮当空,俯瞰着大地上零星的篝火,努力的散发着光芒。远处的群山在月光下,朦胧的勾勒出起起伏伏的身姿,十足一副丰满的山水画面。

    刘山的心情十分美好,此情此景正应了那句“月上柳枝头人约黄昏后”的意境。脑海里遍布迤逦的幻境,脚下不免就迅快了几分。

    营地正中就是刘山的大帐,金顶华盖显示着帝王尊贵无比的身份。牛二带着一干小弟,直挺挺的伫立在大帐周围,瞪着一双大眼不停的投射着警惕的目光。

    刘山此时已经斜斜的躺在了柔软的卧榻中,嘴角歪歪的听着身侧美人喋喋不休的唠叨。

    “皇帝哥哥,你的副督造大人是不是安排的有点多啊。”惠丫头鼓起腮帮子不怀好意的说道:“丞相府的黄婶婶好不容易当了一回督造,你竟然给安排了这么多的副督造进去,就不怕把诸葛夫人给累着了。”

    “不多不多”刘山摆着手嘿嘿道:“这个说来你也不懂,术业有专攻你知道不,诸葛夫人是个大才全才,几位副督造则在各自领域造诣非凡,他们之间紧密的协作,一定事半功倍,嘿嘿。”

    “不公平。”惠丫头撅起油瓶嘴嗔怪道:“打铁的能做副督造,打首饰的也能做副督造,为啥巧儿妹妹不能做副督造,我不能做副督造。”

    刘山一愣,脑海中突然出现来时在车中的那一幕,难不成这位美人的生活经验还是跟巧儿丫头交流的不成,小心翼翼的求证道:“哎,丫头,你跟巧儿好像不是很熟吧,怎么还为她求情呢。”刘山正违心的跟着众人喝彩,听到向宠的请求急忙高兴的答应了校园全能高手。nnd,这个禁军可是老子的嫡系,不知道能给朕带来什么意外之喜。

    向宠接旨,二话不说便兴冲冲的飞奔而去。

    不一会儿,马岱的大军刚刚坐定不久,五千禁军的歌喉也响彻了天空。

    看着其他人一个个无比心仪的沉醉在低沉委婉的歌声中,刘山心底就莫名的在嘀咕。这唱的都是啥家伙,几千个大男人同声共气的唱京剧,一个字都能哼哼半分钟,还让人怎么活啊。

    广场上再次爆发出喝彩声,向宠带着一脸的喜气频频向众人施礼。蒋琬更是冲着刘山一揖道:“陛下,闻其声而知其人,将士们的歌喉底蕴浑厚,正是显示我大汉军心可用,可喜可贺。”

    众大臣一听,纷纷祭出拍马屁大招,一时间刘山的耳边颂扬声四起恭贺声不断。

    刘山无奈的挂着一脸笑容,呵呵笑道:“声如其人,呵呵,首相大人说的不错,咱们大汉的儿郎个个都是好样的。呵呵”

    马岱向宠各自有点不服,互瞪了一眼来到刘山面前交令。

    刘山拇指一竖,赞叹道:“两位将军治军严整,气势恢宏,就连唱歌都能显示我大汉的军威,呵呵,朕心甚慰啊。”

    马岱一抱拳沉声说道:“陛下,微臣以下三千军士日夜操练,只待陛下挥师北向,臣自请为前部,为陛下开疆拓土奋力向前。”

    向宠一听,立刻施礼道:“陛下,禁军将士乃国家精锐,陛下北定中原,臣等自当作为前部,为大汉竭尽全力。”

    马岱瞅了向宠一眼,心中有点愤怒,大声斥责道:“叔延将军久未经战阵,而我麾下将士在前线多年历尽血雨,如此强悍之兵,自然是前部首选。”

    向宠也有点不平,自己本来跟随先主四处征战,这几年才被诸葛丞相委以禁军重任,而整个禁军在自己的操练下,已经完全达到了丞相治军的要求,如何就不是强悍之兵。

    想到这儿,向宠一震虎躯说道:“伯瞻将军,向宠也是这两年不在边陲,何来久未经战阵之说,而我麾下六万禁军也是按照丞相秘法久经操练,如何就不是强悍之兵了。”

    这边马岱跟向宠争得热闹,远处两个方阵里也是熙熙攘攘。蒋斌被同伴们架着胳膊给死死拽住,嘴巴里还不依不饶的呵斥道:“老子今天还不信了,你丫的有种别跑,咱们手底下见见真章。”

    杨通的俩脚已经被自己人扯了离开了地面,脸红脖子粗的回应着:“娘的,还跟老子称老子,今天不让你见识下手段,老子跟你姓。”

    马岱虎目圆睁,正要答话。蒋琬一看事态不妙,赶紧开口劝解道:“两位将军都是虎狼之将,麾下自然都是虎狼之兵,不相上下。今日陛下在此设宴,两位还是以饮酒为主,来日陛下挥师中原,一定少不了两位将军的功劳。”

    刘山也是苦笑不得,好好的让你们唱个歌,最后还能打起来,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双臂一张,展开笑颜就要说话,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附近不远处传了出来。

    水柔妹妹灿烂的笑声中,断断续续的声音让一干大臣目瞪口呆:“俩大男人唱歌都能打起来,咯咯咯,你看那边都有点乱套了,姐姐你说好玩不。”

    马岱向宠凝神回望,不由得大惊失色。脚不沾地的跑到自己方阵前,一通拳打脚踢,蒋斌杨通就被披头盖脸的收拾了一顿。

    马岱呼呼的喘着大气,手指着杨通等人一顿吼骂,杨通一干副将立马变成蔫了的鸡子垂头丧气的;向宠的手段更是毒辣,直接就是一通乱武,蒋斌一行顿时抱头鼠窜。

    水柔妹妹拍着手笑道:“姐姐,快看啊,打起来了,咯咯咯,我去看看去。”说罢,提起裙摆摇摆着腰肢蹦跳而去。

    云清姐姐很是恼怒,这个妹妹说话没有一点遮拦,说出的话还真有点挑拨的嫌疑。陛下就在不远处坐着,不好大声咋呼呵斥妹妹,只能由着她自己去了。

    刘山看到这种情形,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这个情况说明,禁军和边军之间存在着很大的矛盾,双方都看不起对方,要是如此发展下去,老子强兵的目的啥时候才能实现。

    水柔妹妹这时已经来到了马岱和向宠之间,左看一眼向宠,又看一眼马岱,忽闪着眼睛展颜一笑的问道:“两位将军,你们俩还打不。”

    向宠马岱老脸一红,嘟囔着不知道咋回答。今天算是丢人丢到家了,上有陛下大臣,下有万千兵卒百姓,咱们俩为了当个先锋,竟然导致手下大乱,这要是惊扰了陛下该如何是好。

    水柔妹妹没心没肺的围着马岱向宠绕了个八字,双手一掐小蛮腰说道:“你们唱歌不好听,一个个直杠杠站着唱也不好看,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歌舞。咯咯咯,两位将军,你俩是在这儿站着跟我一起呢,还是到那边你们自己的位子上坐着看。”

    蒋斌杨通一干副将憋着通红的脸,低头不语。这个丫头实在是厉害,几句话就把在敌军阵前虎虎生威的两员虎将说的,低头耷耳的回转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水柔妹妹高举着一只手臂,高声呼喊道:“姐姐,快给我伴奏呀。”

    云清姐姐无奈的冲着刘山一欠身说道:“陛下,臣姐妹请为陛下献上歌舞助兴。”

    刘山正为眼前的乱局踌躇,听到云清的言语很是期许,呵呵一笑道:“爱卿姐妹来自西域,歌舞自然带有西域风情,朕与诸位大臣正好开开眼界。呵呵”

    云清口唇轻启,“嘀嘀呜呜”一阵悠扬的羌笛声,响彻夜空。水柔妹妹则随着音乐转动起妙曼的舞姿,长缨曼曼裙袖飘飘间,水柔的歌声时而悠扬时而婉转的在夜空中肆意游走。

    刘山看得心旷神怡,笛声优美舞姿飘逸歌声宛若百灵,这才叫歌舞嘛。要是能整上十几二十个美人这么边唱边跳的,那该是多么养眼的一件美事。

    蒋琬等大人看到陛下眉飞色舞的做派,一个个纷纷转移视线,聚精会神的望向广场中那团舞动的焰火,在心底不停的提出一个问题,咱们陛下多才多艺这是不假,可似乎还少说了一点,那就是这厮实在是一多情的主。

    陛下大臣们全神贯注,众兵士和民众也是哈拉子乱飞。眼珠子随着水柔妹妹的舞姿来回转动,眼皮倒是一眨都不眨,活生生一群色胆包天的匪类。

    笛声突然高亢,舞姿转动的直晃人眼,一瞬间乐停舞止歌声息,云清急忙跑到妹妹身侧,带着妹妹跪伏在地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众人顿时清醒过来,广场上猛地响起“万万岁”的吼声。

    刘山长身而起,哈哈大笑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各位爱卿,你们以为如何呢。”

    众臣一看陛下随口又说出足以震动天下的诗句,一个个急忙展开喉舌,盛赞声顿时此起彼伏。

    水柔妹妹再次提起裙角跑到刘山不远处说道:“陛下,我们姐妹俩的歌舞还好吧。要不,你也来一个,让我们听听。”

    众臣一听顿时不愿意了,这个丫头实在是不像话,哪有让皇帝给臣民唱歌跳舞的。云清也是大惊失色,急忙跑过来扯住妹妹呵斥道:“不要胡言乱语,太不像话了。”

    水柔委屈的看着刘山,可怜兮兮的说道:“皇上哥哥,在我们家乡,族长都是第一个唱歌跳舞的,咱们大汉皇上最大,唱一首歌就不行么。”

    云清怒喝道:“水柔,你要是在胡说八道,现在就回去,晚会不要参加了。”

    水柔突然看到张绍在不远处躲躲闪闪的,立刻指着他问道:“哎,张侯爷,你不是说咱们皇上文治武功天下第一,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么,怎么连唱歌都不行,你是不是骗我们的啊。”

    张绍头摇的近似于拨浪鼓,连连摆手说道:“副督造大人,酒可以随便喝,话可不能随便说啊。咱们陛下文治武功天下第一是没错,诗词歌赋无一不精也没错,可这跟唱歌好像没关系啊。”

    水柔大睁着美目,不解的问道:“还说不骗人,诗词歌赋的歌不就是唱歌的歌么,你们偏偏说皇上不会,这不是明目张胆的骗人么。”

    张绍手一指这位掐腰瞪眼的美人,没好气的说道:“姐姐,这是诗词歌赋,不是唱歌跳舞,好不。”

    水柔白眼一翻,说道:“不理你了,你这个骗子,我找皇帝哥哥说去。”两步蹦到刘山跟前,嘴角一弯笑道:“皇帝哥哥,他们说你歌赋天下第一,本来我还相信,可是我一说请你唱一曲,这些人都说不行,是不是他们怕你唱的不如我,最后再把那个天下第一输给我,你面子上不好看啊。你说我是相信他们说的呢,还是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