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网游竞技 > 囚宠1001夜:总裁,请关灯 > 第249章 问你呢,疼么
    呼吸间的气息莫名觉得有些粘热,乔盛霆的目光宛如裹进了无尽的力量,只是这样轻飘飘的看着,却让她怎么也忽视不了。

    不知不觉间,迟欢的手指已经顿住了,半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乔盛霆等了两秒,有些不耐烦了,轻抿着唇问道:“怎么这么慢。”

    他没怎么放出声来,在嘴边囫囵着,若不是迟欢离他近,怕是都听不清。

    也正是离他太过近,将他这句话带出的所有情绪都听在耳边,所以才更加吃惊。

    似是埋怨,又半是嗔怒,她从未听过乔盛霆的这种语气。

    乔盛霆话说完了,见她仍没什么反应,索性手上东西一丢,身子往前一倾,胳膊抬起来。

    看样子,他是要自己动手。

    迟欢呼吸一顿,下意识想要阻止他,纤弱白皙的手指触过去,却只握住了他骨节分明的大手。

    一下子,猛地收了回来。

    越来越不对劲了。

    迟欢狠狠拧着眉,心中警铃大作,却发现她无法从这样的气氛中抽身而出。

    只能任凭乔盛霆动作着。

    他正低着头凑在她面前,手指在纽扣上翻飞,神情认真极了。

    迟欢这下确认了,他是真的喝了很多酒。

    之前她因为紧张所以忽略了,现在她只要稍纳心神,鼻息间充斥的,满是他身上清冽的口味,还混着淡淡烟草气息。

    迟欢的目光从他的眉间缓缓往下掠过,一寸寸,像是被什么吸住了,让她别不开视线。

    她看到乔盛霆的眉毛浓厚,极有型,眉尾是微微上挑的,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凌厉气势。

    相比起来,他的睫毛是卷翘的,又长又密,半垂的眼帘打下来一排细细密密的影子,向来锋利的目光被遮了个严实,看上去竟有几分无辜和纯真,像是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

    她一直知道乔盛霆是英俊的,但那种好看是带着逼人的锐利的,好看却让人不敢直视。

    直到看见这一幕,她才知道,原来乔盛霆还有这样柔和的一面,反差太大,让人别不开眼。

    乔盛霆高挺的鼻梁下,是棱角分明的薄唇,此刻正半抿着,看上去有些几分恼怒。

    迟欢看着愣一愣,下意识循着他的目光看下去,这才发现,他竟然还在解她的衣扣。

    从他接手到现在,几分钟了,她也愣神了几分钟,都没有注意到,这么长时间,他才解了两三个扣子。

    他竟有这样醉了?

    迟欢微惊,就看到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揪紧了两侧的衣服,手指紧了力,看上去像是要用蛮力直接扯开。

    来不及考虑,她连忙握住他的手:“我来吧。”

    说完手上略微用力,将乔盛霆握着的手挪了开。

    乔盛霆轻哼了一声,配合的将手松开了。

    几颗扣子的时间,几秒钟迟欢就搞定了。

    更显眼的,是那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绷带,混着消毒水的味道,刺人眼球。

    他垂着眼,动作轻柔,声音也放的低低的,像是怕不小心吵醒了暂时沉睡的疼痛。

    “疼么?”他问。

    这句话的力量无异于几千放烟花同时在迟欢耳边绽放,夹着惊天的响雷,让她倏然愣在原地,久久不能动弹。

    他问她,疼不疼。

    眉宇间夹着的疼惜,和语气里的小心翼翼,让迟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疼啊,怎么不疼,疼的锥心刺骨,撕心裂肺,好几次她都以为自己要活活疼死过去,直到现在缓过来了,那一阵阵的钝痛也不曾饶了她,经常一个翻身,便是折磨一整夜。

    迟欢张了张嘴,却半个字没有吐出来。

    这可是乔盛霆,吃人不吐骨人的乔盛霆,不管他现在是出于什么原因,他醉了也好,起了恻隐之心也罢,他随时都有清醒的可能。

    他淬着毒液的尖利獠牙,一个瞬间就可以刺进她的喉咙,要了她的命。

    迟欢的心高高的悬起,浑身的肌肉绷紧,毛孔仿佛都在一息一息的收缩,宣扬着主人的紧张。

    “问你呢,疼么?”

    乔盛霆的手指在绷带上面移动,像是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流连忘返,小心翼翼。

    迟欢搭在身侧的双手紧紧蜷起,咽了咽喉咙,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已经不疼了。”

    乔盛霆皱皱眉,像是对这个答案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怎么能不疼了呢。”他喃喃自语着,手指依旧没有放下来,仿佛带上了什么特殊的意味。

    迟欢抬眼紧凝着他的脸,对上他眸底深不可测的光,心底顿时一惊,全身的汗毛都隐隐倒立。

    他像是已经清醒了,又恢复了以往高深莫测,风谲云诡的模样。

    迟欢不敢再说话,咽了下口水,等着他的下文。

    半晌,乔盛霆见她没有任何反应,有些无趣的收回了手。

    “你要记住啊。”他伸手拿回了扔在一旁的绷带,嘴里突然又开口。

    “什么?”迟欢惊讶的望着他。

    “我要你记住这些疼,刻在骨子里。”乔盛霆的表情冷峻,目光带着莫测高深,一点点的从她脸上掠过,语气是低哑的,带着丝丝摄人心魄的魅惑。

    炽热的呼吸喷洒在耳侧,带出灼热的一片,迟欢的耳后及至肩膀,背后,霎时起了一片的鸡皮疙瘩,就连后背那条早已痊愈的伤疤,都隐隐泛着刺痒起来。

    迟欢垂着眼帘,觉得像是被人拿住了七寸,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她抬眼看了看乔盛霆,又在顷刻间连忙低下头去,摇了摇头,依旧没有说出来话。

    脑海已经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她不知道乔盛霆到底是什么意思,却能听出他藏在舌底的无尽威胁和警告,犹如悬在她头顶的一把利刃,随时可以掉下来,结果了她的性命。

    胸前突然一松,是乔盛霆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缠绕的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