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历史军事 > 重生名门娇妻:厉少,劫个婚 > 第970章 好歹度的心
    夏馨儿的确是快被吓死了,但更可怕的是她连厉景懿大动肝火的原因都不知道。

    假如说自己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夏馨儿还可以改,怎么改都行。

    可厉景懿这一通怒火来得毫无征兆,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躺着也中枪,心里害怕的同时吗,难免会有着不解。

    “真是够了。”

    终于这会儿,许墨也看不下去了,他不耐烦的冲着夏馨儿说了一句,“夏小姐,总裁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的自知之明吗?”

    “自知之明?我当然有自知之明了,假如说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我一定会努力改进。可是我,我真的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夏馨儿感觉自己非常的无辜,青涩的脸上一副纯真无邪的样子。

    她糊里糊涂的就被叫来了这里,然后接受许墨的一顿斥责,还有厉景懿莫名的怒火,心里已经是一万个问号了好吗。

    可在许墨看来,她这就是脸皮厚到了一定程度,撒起谎来居然也能面不改色。

    无奈,许墨只好轻蔑的冷肃道,“夏小姐,我以为有些话我不直说你心里肯定也知道,但是你既然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那我就只好跟你有话直说了!”

    然后许墨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将今天在警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夏馨儿。

    他的语气充满愤懑,“我们已经抓住了那个撞伤少夫人,并且逃逸的货车司机,而且已经调查清楚了,少夫人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完全都是因为你!”

    “因为我?”

    “哼,开货车的那个司机亲口承认说,是你暗中买通他,让他开车去撞少夫人。

    夏小姐,您真是好歹毒的心啊!”

    许墨越说越感到面前这女人是多么的虚伪,多么的恶劣,眼神也变得十分的鄙夷。

    “亏总裁和少夫人一直以来都对你这么好,就算是一只狗它也懂得报恩吧,可你呢?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的东西!”

    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许墨突然加重了语气。

    “你不要胡说八道!”夏馨儿没想到许墨竟然会这么说,直接就傻了眼。

    她连忙摇摇头,言辞激烈的否认,“我没做过这样的事,许墨,你可不要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认证物证俱在,你说我血口喷人?夏小姐,我真是高估你的智商了!你自己看看这是什么!”许墨冷冷的哼着,眼神更加的鄙视。

    他直接将方才在医院里面,从那个囚犯手中得到的名片,用力的扔在地上,“如果我说的一切都是误会,那那个囚犯手上,为什么会有你的名片,又怎会知道你的名字?又怎么会好端端的说是你指使的?”

    “名片,什么名片?”夏馨儿听了一脸蒙蔽,连忙去地上捡起那张名片。

    结果发现,上面的名字和照片的的确确都是自己的,可是这名片根本就不是她自己用的!因为她根本就不用名片。

    试想一下,一个间谍是不可以暴露身份的,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名片给留在外面?

    这绝对是有人想故意陷害她!所以才会交给厉景懿一张自己的名片,一定是!

    想到这里,唐暖画的语气都变得激昂了很多,“厉总,许助理,我可以在这里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陷害过暖画。

    这名片上面的信息,虽然的确是我的,可我根本就没有制造过这样的名片,也不曾使用过名片!厉总,你一定要相信我。”

    夏馨儿说着言辞恳切,“而且上一次的时候,您和暖画帮了我那么大的忙,我早就已经决定要站在你们这边,一心一意的为你们服务了,这一点,厉少你也是知道的啊。”

    “是,我承认就算是之前做过间谍的工作,但这并不是我自己自愿的,这一点我也已经解释过了。

    更何况,我知道做人要将心比心,你们都可以这么大度的原谅我了,我就更不会做出这样没品的事情来,厉总,许经理,还希望你们可以查清楚这件事情,不要在这里冤枉好人了。”

    别的就不说了,夏馨儿这一次感觉自己真的是被彻底的冤枉了。

    她感觉自己好像也被当成了别人的替罪羔羊,有人故意在暗地里针对她,所以才会把一份属于他的假的名片,交到厉景懿的手上。

    可是到底是谁,一定要这样针对她?

    一时半会儿,这个问题肯定也搞不清楚,夏馨儿只能十分笃定的看着厉景懿和许墨,希望他们能够相信自己。

    但,晚了。

    许墨冷哼一声,“夏小姐,你做过的没品的事情难道还少了吗?”

    “我……”

    “少在这里用你那张伶牙俐齿的嘴狡辩了,你的谎言和你那些骗人的伎俩,我和总裁都已经领教过了,想让我们原谅你?不可能!”

    说完,许墨请求的看着男主,“总裁,跟这样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他使劲这样卑鄙的手段陷害少夫人,难道我们还要跟她胡搅蛮缠吗?”

    男主沉默,眸中的黑暗却更加的深邃了。

    他的耐心早就已经被耗尽,曾经他给过夏馨儿这个女人第二次机会,希望她能为自己所用。

    但现在,这个女人自己没有抓住机会,还做出伤害女主的事情了,厉景懿可没那么心软。

    他直接给了旁边的助理一个眼色,沉声道,“我要这个女人立刻从我眼中消失,并负起她该负的责任。”

    “是。”许墨应声。

    接着他就直接走近了夏馨儿身边,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走吧,夏小姐,没什么好说的了。”

    “走?去哪?”夏馨儿当即提高了警惕。

    许墨好笑的冷哼一声,“你做了这么可恶的事情,难道还想逃脱法律的制裁吗?当然是要带你去警局了。”

    “什么!”

    夏馨儿一听到要去警局,整个人直接惊了,立马抗拒的看着许墨,“你凭什么带我去警局?我都说了我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