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MM > 玄幻魔法 > 吞海 > 第一百七十四章 龙鳞
    魏来很确定他从未见过眼前这只火雀,但某种莫名的熟悉感却让他在一瞬间,唤出赤蟒二字……

    他说不上为什么,就是觉得这只火雀就应该叫做赤蟒。

    而随着赤蟒二字被他从嘴里吐出,那红衣女子的眉头一挑,看向魏来的目光顿时有些古怪。而更古怪的是,那只素来不与任何人亲近的鸟雀在转头看了魏来一眼后,忽然发出一阵欢快的嘤嘤叫唤,然后竟然振翅飞遁到了魏来肩头,用它的脑袋轻轻磨蹭着魏来的颈项,甚至为了不让自己周身燃烧着的烈焰伤到魏来,那只火雀还收敛了自己周身火焰,露出了其下艳丽的羽毛。

    “赤蟒……”女子显然也为这番情形而感到惊讶,她盯着魏来看了许久,平静的脸上第一次有了些许变化。但还不待她将嘴里的诧异之语宣诸于口,房门却再次被推开。

    “来来来,里面做。”而初七热络的声音也随即响起,只见满头大汗的初七提着扫帚将一位老人迎入府中,而老人的到来也确实让府中的众人起了些许骚动。

    “晚辈见过江州牧,来时家师还曾托我拜见州牧。”最先起身是那位红衣女子,她极为恭敬的朝着老人拱手一拜,嘴里如是言道。

    而周围的众人也都纷纷起身,向着这位宁州的州牧大人行礼,就连魏来也起身唤了一声“外公”。

    “客气了,大家今日都是阿七的客人,没有尊卑之分,都坐下吧。”老人笑着言道,而后又看向那位红衣女子,笑眯眯的从手里递出一眼包裹在彩纸下的事物:“这是新婚贺礼,姑娘收下吧。”

    女子一愣,似乎不解。

    “在咱们北境,成亲是一件大事,亲朋好友前来拜贺,带上一份礼品既是心意,也是祝福,姑娘就请收下吧。”江浣水似乎看出了女子的疑惑,便极有耐心的为其解释道。

    女子听到这里方才恍然,这才点了点头:“那我就先代他收下吧。”

    魏来等人依然摸不清事情的就里,神色古怪的盯着众人。江浣水却好似没有感受到众人古怪的目光一般,在说完这话后,便径直走到了木桌旁随着众人一道坐了下来,但他毕竟是宁州的州牧,声名在外,哪怕是徐余年这样的大少爷与之同坐也不免觉得有些坐立不安。

    “再等一个家伙,人就来齐了。”初七这时也料理好了屋外的积雪,他一边拍打着自己那件蓝色绒衫上的灰尘与雪渍,一边走向众人笑呵呵的言道。

    整个屋中,大抵也只有此刻满脸笑容的初七,看上去有那么些许喜庆的味道,但他越是如此,这场突兀的成亲便越是处处都显得诡异。

    那红衣女子却并未感受到诸人的异样,她抬眸看向初七,带着些许催促意味的问道:“还有谁没来?”

    “媒人。”初七笑道。

    “什么媒人?”女子不解。

    “当年给你我做媒的媒人啊。”初七再言道。

    女子却依然不解,正还要发问。

    轰隆!

    一声巨响忽的在天际炸开,一道巨大的紫电亮起,贯穿整个天际,恍若要将穹顶割裂一分为二一般。

    接着猛地一阵电闪雷鸣,狂风乍起,方才被合上的房门被狂风吹开,风雪夹杂着忽然倾落暴雨被狂风席卷着从大开的房门中涌入。

    措不及防的众人被那雨雪冲刷了一脸,桌上堆满的酒水也在那风雪之下摇摇晃晃,眼看着就要倾倒。

    “哼!”端着酒碗正沉默饮酒的曹吞云一拍桌板,一柄青色的长剑便自他背后的剑匣之中遁出,落在了那木桌前,随后层层剑影从剑身两侧漫开,化作一道剑影屏障将风雪隔绝于剑影之外。

    而坐在他身旁的江浣水也是一脸平静,只是在抬眸瞟了一眼屋外忽的雷霆大作的天色后,嘴里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眼:“来了。”

    风雪被隔绝,众人也从那狂风忽的大作的变化中缓缓平静了下来,随即他们都抬头看向屋外,毕竟此刻的异状处处显得诡诞,而这样的诡诞极有可能便是初七口中那位媒人所致,众人皆是免不了在那时有些好奇。

    魏来同样未有免俗,只是相比于众人单纯的好奇,魏来的心底却多出了一分古怪。

    在那雷霆升腾与暴雨落下的刹那魏来忽然在这其中嗅到某种让他熟悉却又憎恶无比的味道,是那头蛟蛇的味道!

    再联想江浣水所言之物,魏来的脸色蓦然变得阴沉了起来,他暗暗想到难不成初七口中的媒人会是敖貅那头蛟蛇?

    魏

    来的疑惑很快便得到解决。

    那暴雨与狂风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十余息的光景,风雨皆止,一切归于平静,就好像方才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幻境一般。

    随着狂风的停歇,雪花轻飘飘的在院落中落下,柔柔慢慢,丝毫没了方才的狂乱。

    此刻的平静与之前的狂风骤雨对比鲜明。

    众人正恍惚间,一只脚却忽的从门外踏了进来……

    那是一只穿着布鞋,湿漉漉的好似在水里侵泡过的脚。

    来者是一位老者,年纪不可辨认,但估摸着应当过了古稀,他穿着一件同样湿漉漉的布衣,倒是那直直垂到胸前的长须颇为惹眼,但同样也如被雨水侵泡过一般,还在不断往下滴水。

    “您老可算来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躺在棺材板里爬不出来了呢。”初七见了老者顿时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怎么你也跟那些家伙一样急着让我躺进棺材板里?”老人听闻这话却也不恼,只是笑眯眯的反问道。

    “那怎么会?只是那些家伙一传十十传百,一会说你三年死,一会说你九月亡的,我这听得多了,不就当了真,以为你老人家真的行将就木了吗?”初七舔着脸笑道。

    “确实大不如从前了,来的时候遇见一个后生,非说这儿是他的地盘不让我进来。我就和他打了一架,好家伙,竟然用了三招才把他给打退。”老人这般说着,又看向坐在桌前正摆弄着江浣水送来的贺礼的女子,他像是这才记起了些什么,一拍脑门,又言道:“唉,来得太急忘了准备贺礼。”

    “您老能来就行,还要什么贺礼。”初七说着,便要将老人迎入屋中。

    “那可不成。”老人却不乐意,他思虑了一会,便从怀中掏出了数样事物塞到了初七怀中:“刚刚从那后生身上掰下来的东西,难看是难看了一些,洗洗也还能用,你就当是贺礼吧。”

    众人闻言纷纷看向那处,却见那是三枚黑漆漆的脸盆大小的事物,上面还沾染着些许鲜血看上去颇为恶心。

    众人的心底古怪,暗道哪有人成亲送这样的东西的。唯独魏来的面色一变,旁人看不真切,但他可看得清楚。

    那黑漆漆的事物,分明是三片龙鳞!